2014年5月16日星期五

浪漫月巴睇舊戲(七十一):我一世都記得2000年那十二夜



















2000年,《十二夜》上畫時,我在戲院足足看了三次。唔係講笑。

1
一個人沉溺一齣戲有好多可能:1.齣戲超好睇。2.有你嚴重迷戀的演員。3.你把個人感受和經歷跟戲中人重疊,一廂情願以為人哋在演繹你的私故事。我喜歡《十二夜》,是基於1 & 3。

2
對於張栢芝陳奕迅鄭中基馮德倫等人我都是零感覺(排第四嗰位,更是負感覺),但他們在《十二夜》真的找到了自己位置,又或者是,林愛華為他們找對了位置。

3
這自然是一齣愛情電影,但當中不含任何所謂浪漫的設計,也不像今時今日那種強調港女港男的愛情角力鬥智戲碼。故事,不過是一對浮世男女,在某一個夜走在一起;也像塵世間大部分男女,由最初的澎湃激情,歷經中途是但一方感情轉淡,然後,不如分開冷靜下。

4
愛情最麻煩的一個位是:撻著的雙方在維繫關係時所付出的百分比。最公平當然是雙方所付出的同樣地高(咁當然,同樣地咁低亦好fair),弊在要維繫,就涉及時間,一涉及時間就同持久力有關,陳奕迅便是先告乏力投降的一方。在付出百分比不再相同情況下,出現了差序格局,然後栢芝誤以為是自己付出不夠多於是付出得比過往更多,多到陳奕迅頂唔順,頂唔順而變得更乏力,退縮。那一場栢芝因為陳奕迅出trip,而仆去舖頭跪求店員開鎖入舖拎番部notebook的戲,睇到我想喊出來——我是男人,最正宗的那類男人,深知肚明栢芝咁做,男人係唔會領情的。結果最不期待的畫面出現了:分手吧。

5
愛後餘生。栢芝像無主孤魂晚晚躝街,走回她跟陳奕迅昔日走過的街道,似是要找回甚麼但其實甚麼都找不到。林愛華為她安排的路段在中上環,那一年,我也在栢芝走過的地方,走過唔少冤枉路。

6
然後,等了又等,栢芝終於等到同陳奕迅再次走在一起,而陳奕迅竟然比以前更愛她。再然後……

7
再然後——不能劇透。《十二夜》書寫愛情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正在於這個「舊情復熾再然後」的逆轉處理。

8
當年在戲院第一次看到這裡我奇怪,乜會咁嘅咩?睇第二次第三次,才明白栢芝這個決定。愛情既然可以突然而來,當然可以戛然而止。你以為命中注定?只係你一時誤會諗多咗……單憑這個逆轉安排,足以令《十二夜》贏晒後來十四年所有「愛情電影」。

9
這是林愛華首齣編導作品。既有纖細心理刻劃,也有著對現代愛情的真實描寫,而且充滿都市感。沒有泛感性,沒有過份悲情,更沒有虛偽的浪漫。整個故事很真實,真實到一個想唉都唉不出的地步。

10
因為一場得不到的愛情,曾幾何時晚晚躝街唔願返屋企——返到屋企,只得四幅牆,以及被四幅牆圍實的孤獨空氣。睇戲無疑是一個辦法,唱K也是,勁唱《黑夜不再來》。

11
曾經把《十二夜》當作我的治癒系電影,只管沉溺在那片自憐自傷的懶係淒美之中;直到有一天發現,大佬咁唔係辦法,晚晚在中上環行行重行行也不會令自己望落好似方力申咁fit(嚴正聲明:我絕對不想似佢),決定唔再行落去。

12
愛情就如一場大病,過了,就好。
一開始就得不到的愛情則像一場斷錯症的小病,攞嚟,辛苦。
(原文刊於am730)


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