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女刑警,在臭男人世界中拚命


















冇題目。今日呢篇唔使寫。
但我不是尊貴的行會成員,所以,還是要寫的。

近年睇推理常爆粗,感覺很癲佬
在冇題目情況下,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死諗。
但通常愈是死諗,就愈諗唔到,在諗唔到的情況下我通常會睇書——其實咪又係睇推理小說。
過去八年,唔知點解地,睇得完的九成小說都是推理。最初,睇過後盛讚的佔大多數,到了近年,睇過後只會令我爆粗的卻佔絕大多數,而其中有唔少在睇的過程裡,已經有能力令我non-stop地爆粗。
假如,你有機會在公共交通工具看見一個拿著書的月巴男,一邊望住書上的字,一邊在口吟吟,吟出的不是粗言便是穢語,不要以為他是癲的,他只是個錯誤地睇緊一本爛推理小說的平凡人。
在連(向來有信心保證的)東野圭吾新作都竟然令我爆粗的時候(《假面飯店》很難頂、《麒麟之翼》很濫情),我轉了去睇鬼婆Patricia Conwell的90年代成名作女法醫系列。一個女法醫,怎樣在一個由臭男人主導的世界中,憑藉專業知識破解連環殺人案——畢竟過往看的推理/偵探小說,主角都是男人,Patricia Conwell這系列是俾到我新鮮感的,不滿的則是:推進過程不是幾悶就是OK悶,首作《屍體會說話》(Postmortem)的所謂真兇,更只在最尾出現咗十幾頁咁大把——點解殺人?唔知吖。咁點解唔問?佢出場冇耐就俾人射死咗。

男人筆下的女刑警
好彩,我遇上了《草莓之夜》。
這本推理,屬於警察推理,特別在主角是名女性。
姫川玲子,29歲,警視廳搜查一課殺人犯搜查十組主任,警部補——她不是低級警員,她帶住一team(男)人,但上面既有大量迂腐及只管窩在冷氣房的官僚式男阿頭(這裡的官僚是絕對的貶意),同時更要面對跟她屬同一級別處處作對的男同僚——看見這麼樣的一個設定,不要以為寫的人必然是女性(主義者),作者譽田哲也,100%男人來的。
譽田哲也沒有一味向女性讀者靠攏,塑造一個無敵強悍女刑警,望落倔強的姫川玲子,很多時都是纖細 & 軟弱的(這跟她青春期一段往事有關,很佩服譽田哲也夠膽作出這安排,因為一旦搞唔好,絕對會令人覺得他在剝削女性);也沒有一味寫衰男人,當然對住那些抵死賤格臭男人譽田哲也並沒有留手——可以說,在《草莓之夜》那一個警察/官僚世界,男與女是對等的。

對立與分化
這本《草莓之夜》我分開兩次睇,第一次睇咗五十頁,餘下二百八十幾頁,是某一晚用了四粒鐘KO。
1.死者被殺的手法統統極度殘忍,這方面的確滿足了情迷血殺片的我,但手法上的殘忍,不代表兇手對死者抱有深仇大恨,而兇手也不是單純的變態。是有其他原因的……
2.案件極度複雜,但成個推理過程譽田哲也寫來絕不煩瑣,沒有變成枯燥說明書風格,睇落仲好爽。
3.爽,某程度是因為他集中寫人物,而不同個性/出身的人物,便會用上不同方式去查案去推理,在閱讀過程中,你好快就會記得那為數不少的人物,對每個人物更會產生不同程度的情緒:有鍾意有唔鍾意,而對住那唯一一個最唔受歡迎的人物(只要你看過便知道),到最後,你又會對佢有少少肅然起敬。譽田哲也在塑造和處理人物上,是強勁的。
4.案件涉及的一組關鍵人物,有著完全對立的成長,從而產生完全對立和價值觀:A.「我從小到大,都一直往上看,看不到腳底下的生活,因為我一直往上看……所以完全不了解自己到底站得多高。」;B.「我從來、沒有、看過上面,只是想活著,想感受自己、像大家一樣、體內流著血、活著,希望可以覺得、自己也是、活生生的人……」——我認為,今時今日香港exactly就是如此。於是,既有無時無刻都在死諗難諗點先賺到盡的人,也有搵餐晏仔養活一家都存在困難的人;既有餐餐唔去福X門就唔安樂的人,也有餐餐都食唔飽的人。
當然仲有:既存在冇議程就唔使開會唔使do的行會成員,也有毫不尊貴,冇議程都要照開會,黑雨一停(就算冇嘢趕住做)都要死返工的非行會成員,即你同我囉。

(我冇睇過《草莓之夜》電視版,但由竹內結子去演女主角,夾。)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