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9日星期六

曾是解文意,現在做荷媽——李司棋的輪流傳


























已經好多年冇keep自己寫的訪問稿,這一篇是在一個司棋姐的討論區「棋妙的約會」找回的。
某程度上《輪流傳》解文意的私生子,便是《阿飛正傳》旭仔的原型。
訪問大約是在2008年10月做的。

-------------------------------------

李司棋游走於忠和奸、黑和白之間——林奕華曾經這樣形容/稱許李司棋。
「我好鍾意林奕華,也有拍過他寫的劇,一齣叫《彌》的劇,故事講我和家姐(黃淑儀)鬥,最後甚至鬥到我看她死都懶得理。《溏心》播出後,有人提到這齣劇,便說李司棋原來也曾做過一些勾心鬥角的角色,而且去到一個看著家姐死都不會理的程度。」
而我那一天眼前的李司棋,其實剛扮演完李曾超群,一個她口中形容為打不敗的女強人——即使我還記著近日每個晚上在電視看到的那個會用金句攻擊紅姨的荷媽……
李司棋剛跟胡美儀、羅冠蘭、王祖藍排完《留住百味情》的一場戲,那場戲講到她的餅店面臨經營危機,但她還是與好姊妹羅冠蘭共同面對,不慌不忙。這是她第一次演出舞台劇,扮演的是她的多年好友李曾超群。「05年,我全年在新加坡拍劇,那次也是我休息六年後首次再拍劇。返到香港,Maria跟我說,她想做一個她自己的自傳,又說想我扮演她。當時我不想做,第一,我不太熟悉舞台劇;第二,她太勤力,做她好累,而且她又靚過頭,我完全不似她。」到了去年底,李司棋已經憑《溏心風暴》的大契一角再度深入民間,兼獲官方頒發的視后大獎,Maria跟李司棋說已決定將其自傳故事交給一個癌轉譯研究組織,用作善事。曾經患癌的李司棋,決定演出。

甘生從來不跟我傾偈
林奕華認為,是甘國亮把李司棋的複雜性格令萬千視迷眼前一亮。在《輪流傳》,李司棋是擅自跟司機搭上的刁蠻富家女解文意;在《神女有心》,則是表面心如止水但對愛(和性)還有慾望的「龜婆」常念奴;而在《山水有相逢》,又可以是跟好姊妹鬧翻多年、已成明日黃花的影星梅妹。「甘生的一系列電視劇,我是最鍾意,咁多年來都係。我真的喜歡《神女有心》,我做的那個女人是風韻猶存,但又心如止水的,只想一心一意管好妓院,但估不到竟然會遇上大不良(楊群飾演),並擾亂她的心境,幾好玩。當中有些位寫得好白,譬如有一次大不良把常念奴按在地上吻她,她本來想推開,之後又沒有;但當她開始接受時,大不良竟然把她推開,當時常念奴尷尬到不得了。那個描寫好得意。」
李司棋是北方人,她說她本來不太能夠做到甘國亮劇集的那份廣東味道。「我五、六歲就來香港,我會說自己70%是香港人,但那時候一拿到劇本,根本不知道裡頭講乜,完全唔識講,但自己鍾意做戲,惟有去學。我好欣賞他,或者他就是有一份細心,自小聽他的阿姨講很多古舊俗語,然後一一記住, 再放進劇本裏。有時遇上一些不懂得的,我會問他究竟有沒有這句話的,他會說『梗有啦,你去查查字典啦』。
「他從來都不跟我傾偈,反而跟黃韻詩就好好朋友,他們一齊找我拍《山水有相逢》。當時我每次遇見他,他都是一副煞有介事的表情;跟他說話,每個字我都聽得明,但又不知道在說甚麼。當他年輕時,這種情況好嚴重,但早陣子他訪問我,給我的感覺就很舒服。他以前很少說話,但看得出他好認真工作,好想把事情做好;很多人鍾意他,但他似乎下了一道閘,其實他好好人。」

解文意的後半生
李司棋喜歡甘國亮為她寫的劇,而最念念不忘的,始終是《輪流傳》。「我覺得解文意這個角色有得做,尤其年輕時那種刁蠻,總好過經常扮演乖乖女。當時我簡直如獲至寶,開心到我呢……可惜角色未曾推進,劇集就被腰斬。」事隔多年,《輪流傳》終於推出了VCD,李司棋也一心想買回一套留念,「拍《溏心》時已經去人事部填form,但那張form到今時今日還放在袋裏……早陣子我再去問,他們說已經無貨了!」
原定80集的《輪流傳》,當時只播映至第22集、鄭裕玲飾演的黃影霞嫁人便完結,餘下的部分則從來沒有拍攝,只是,解文意的後半生其實一早已經被「計劃」好,李司棋也知道的:「解文意小時候已經好曳、好霸道,目空一切,後來更偷偷地生了BB。BB長大後當上舞男,而我就成為一個議員,好有社會地位,這個舞男兒子就成為一件令她最恐懼的心事——其實解文意的一些朋友都知道這件事,於是她就逐一去加害他們……當時劇本還沒有寫好,但甘生曾經跟我說過。其實,是應該繼續拍下去的,而且現在都老了,不用扮老妝,總好過現在人人都在講。」

善姨.大契.荷媽
即使真的老了,但肋司棋沒舆機會做變得刁毒的解文意, 反而由《真情》的善姨開始,注定做家長式角色。「電視劇通常都是拍一些家庭倫理題材,我又幾十歲了,人家還可以給我做甚麼?做媽媽,沒所謂,但就比較難有戲演。電視台比較少有中年人的故事,就算有,都只是副手,被放重的一定是後生,比較可惜。其實《溏心》已經不錯,劇中的中年人已經比較多戲,人家也覺得我們這一輩做戲比較吸引。
「其實我最喜歡古裝,但我不幸,我的面有皮膚問題,種種障礙令我沒法子去拍古裝。我甚麼事都要求完美,我不想別人見到自己這個樣子,但人家不介意,經常開戲給我,可以做媽媽,做時裝劇,也接受我戴眼鏡做戲,所以,因為我身體的問題,其實我的戲路已經收窄了,沒辦法。一條窄的路都照行。」李司棋其中一個最難忘的古裝角色,是《射鵰英雄傳》的包惜弱——黃日華做郭靖的那一齣。
大契與荷媽之間,她比較鍾情大契。「鍾意她那份無奈,一直都有病,健康成為她人生最大的障礙,大契這個人物塑造得好好。荷媽都好,但個性上不及大契強烈。觀眾鍾意睇你有智慧地去拆局,而不是一味坐定定捱打,然後才用機關槍反擊。」
抗拒要講那麼多金句嗎?「梗係唔好啦,咁難讀,而且無理由經常都是這種style。不過,甘生那些對白才是真的最撬口。」

7 則留言:

  1. 對於李司棋演過的眾多好角色之中,拿荷媽作現在的代表,實在太可悲。《家好月圓》是她近期演過最劣質的劇集,《溏心》《心路GPS》甚至現在的《巨輪》都更有發揮機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冇辦法,訪問時正在播家好月圓〜

      刪除
  2. 我反而覺得山水有相逢的梅妹,才是真正的她
    她年輕時總是有一種嬌,又和阿姐的冷大大不同
    至於真情後她應該沒演過什麼好戲吧,我感覺她老了反不會演戲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無好戲比佢。如果你忍受到《心路GPS》的濫情既,可以睇下佢同陳秀珠陳展鵬精彩既交流; 如果你忍受到《巨輪》既妄顧歷史現實,可以欣賞下李司棋所演的受委屈良妻慈母角色。

      刪除
    2. 唐心風暴最大問題在於,編劇為了營造每集的「鳳尾」,硬顧結構而不理人物,以致只有少數人物有推進劇情發展,其他人卻如SITCOM般,只有小故事發生在他們身上
      大契角色,只是像善姨的延續,所有事都淡淡定定,到每集最後十分鐘卻完全妄顧角色情緒般發狂,大手大手地應對所有是非

      刪除
    3. '山水有相逢'係經典之作! 仲有'流氓皇帝' 嘅結局, 諗起就想喊, 好催淚!
      而家D戲俾唔到我真摰感人的感覺.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