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6日星期五

浪漫月巴睇舊戲(五十四):做香港人從來都唔容易,仲好辛苦。

















「做人,從來都唔容易。」
黃子華在棟篤笑咁講。我好記得呢句話但就硬係記唔起佢喺邊一個棟篤笑講(不是《兒童不宜》就是《越大鑊越快樂》)。

無論老友同事或上司,都知我是黃子華粉絲

基於種種外圍和內圍因素,我仲未睇過半集《My盛Lady》,反而分別翻炒了一次《一蚊雞保鑣》和《沙甸魚殺人事件》。對比截至2013年12月5日為止已經被我睇咗46次的《一蚊雞》,《沙甸魚》我只睇過兩次咁大把。
因為實在太down了。那年第一次睇,尚算青春,未算好體會到那份情緒,但已經OK down;很多年後,已經成為別人眼裡的中年阿叔了,對平凡人的所謂人生也總算有一點所謂體會了,再睇——Shit,down足好幾日。
好彩平生最耍家的就是對人歡笑背人down,所以完全冇人察覺到那幾天的我其實走在情緒下陷邊緣。
但也不排除:根本從來就冇人care。沙甸魚修為可能更高。是有人care佢,但沙甸魚根本不care有冇人care佢。
最能給予沙甸魚安全感的生活場所,是一個租回來的唐樓單位。在裡頭,沒有任何稱得上懶有品味的裝修擺設,只是擺滿了貨架,貨架上塞滿從超級市場買回來的壞貨,積穀防飢。這地方,純屬沙甸魚私人享有,連拍了N年拖的女朋友都(因為得不到批准而)冇嚟過。
把自己安然地困在單位內的沙甸魚,就像卡夫卡《地洞》裡那隻鼴鼠,又或《地下室手記》的那一個「我」——嗱嗱嗱我絕對不會干涉你們,但唔該你哋同時也不要干涉我。這就是他追求的完美生活。
但香港,可不是卡夫卡的寓言世界或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俄國地下室,你話想點就點,而且人,是要搵食的。
既然要搵食,就不得不同外界接觸——咁就大鑊了。

不確定的未來不設保險
這部戲你可以話好簡單亦可以話好似好複雜。我不懂得好簡單地處埋好似好複雜的事,惟有試用問答形式梳理。

Q:沙甸魚做盛行?
A:一個超市小職員,分行經理說要升佢職,佢唔想升,仲反建議不如升資歷比佢耐的珠姐,但分行經理堅拒。然後,沙甸魚偷聽到珠姐講佢是非,但幾日後又同佢慶祝生日。沙甸魚完全不能明白,一個明明之前才講完自己是非的人,點解會祝自己生日快樂。

Q:沙甸魚竟然有拖拍?
A:冇得解,比佢搵得多的女友仲俾埋首期,打算同佢結婚。睇樓期間,二人在那個新單位內情到濃時啜啜啜啜啜然後沙甸魚突然嗌停,用更澎湃的理性壓制澎湃的感性,因為冇帶杜蕾斯囉。當連處理女友這麼一個外在生命體已經需要動用咁大能量時,再面對一個突如其來的B?實在超出佢本人能力範圍。

Q:片名點解會叫「殺人事件」?
A:因為真係有人死咗。沙甸魚的包租婆。案發地點正是給多沙甸魚無比安全感的唐樓單位,但人不是沙甸魚殺的,麻煩在他不懂得怎樣跟外界解釋人不是他殺的。跟據沙甸魚對「證據」二字的理解,外界只會單憑表面證據然後一口咬定佢(應該)係殺人兇手。

Q:溫碧霞的角色是?
A:包租婆個女。她有一個成日做八卦雜誌封面人物的公子男友。她一直以為自己抓緊了命運和幸福,但原來公子男友覺得跟她(「合體」後)性格不合,用完即棄。

Q:咁廖啟智的角色呢?
A:差人。一個有幸被選為紙板警察作為推廣大使的差人。劇情安排他由頭到尾都在撚化沙甸魚,卒之撚化到沙甸魚作出終極反撲。還有一點,佢有高買習慣。

Q:這麼樣的故事可以點樣收科?
A:沙甸魚依然是沙甸魚而不是《的士司機》的Travis,爆了一句「做人好辛苦呀呀呀!」後,他準備跳樓,但冇死到,因為——不劇透了。最後,在溫碧霞帶領下,他把多年來為不確定的未來而儲備的罐頭,掟晒出街。這些在過去似乎為他生活提供保險的過期罐頭,他不再需要了。

這是1994年的一部戲。20年前沙甸魚話做人好辛苦,今天做人應該是超辛苦——即使由始至終都不是要做聖人偉人又或梁振英所講的甚麼人材,而不過是,普通人。因為塵世間根本冇一樣嘢可以永遠妥善保障普通人的未來,包括那些在YouTube牙斬斬話很想聽到你的意見(但這部影片的評論功能已停用)的高官們。

----------------
讀者更正番我,「做人,從來都唔容易。」應來自《冇炭用》,Thx!

2 則留言:

  1. 呢部戲好有可能係我記憶中第一部入戲院睇晒全場既戲,但真係唔記得晒內容。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佢又真係缺乏一啲好時下所謂的「深刻場面」,但整體個tone幾特別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