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

浪漫月巴睇女星(20):無論任何天氣也忘不了的



















我冇諗過會寫張栢芝。咁Why要寫呢?因為佢突然有新聞(以及霎時間諗唔到另一個人選)囉。

1.我已經好耐好耐冇睇娛樂版冇再留意娛樂新聞。反正現在最具娛樂性的人和事,統統發生在政治圈,做戲做得最徹底的人統統都是政治人物、班官,以及follow住上述兩類人的阿豬阿狗奴才甲乙丙。

2.剛過去的星期二,友人R突然提議:「喂月巴,不如寫栢芝吖。」我問Why,友人R便向我提及那單剛剛發生的新聞:張栢芝片場耍大牌而遭永不錄用。「但我盡量避寫娛聞喎大佬。」我說。「咁你咪講佢啲戲囉頂。佢好多戲都好好睇。」友人R說。

3.講堅,如果不是友人R提我,我也不會留意到栢芝原來(仲)有新聞,而且有戲拍緊;感覺是,她已經消失了——至少在香港人的視線範圍。以前做娛樂書時,每當狗仔隊影到栢芝,就算只係行步路(或單純企喺條街呼吸),阿頭都會興奮莫名,因為讀者鍾意睇,是銷量保證……曾經長期佔據娛樂書cover的她,已經好耐好耐冇再上大封。一個年代真的逝去了……

4.我十五十六。每當十五十六時,便應該讓自己靜下來想一想。我想起過去,想起自己即使冇睇晒栢芝的戲,也的確睇咗好大部分。

5.塵世間有兩種演員:A.佢明明演得好落力但你就是覺得斧鑿處處;B.佢好似冇乜點用力去演但你就是覺得渾然天成——總之,唔使理佢做乜角色,因為睇佢做戲呢件事本身就是一種享受。對我來說,(曾幾何時的)栢芝屬於B那一種。

6.我也是從《喜劇之王》認識她。問心,柳飄飄這角色是難搞的,有幾場戲,栢芝演來也頗不自然,但這角色真正難搞的core位不是表面睇到的,而是她的執著,對愛的執著——OK我就是舞小姐但我一樣有權去愛人!睇戲時,我的確感受到柳飄飄這股貫徹到底的強烈意志。而意志從來都是無色無相。當好多所謂資深演員繼續做啲表面嘢來話你知佢好有戲時,一個首次拍戲的新演員,便演繹了非表象的情緒和意志。

7.演而優則唱(這句話其實沒邏輯),栢芝好快就被包裝成玉女投放音樂市場(唔知點解,曾幾何時任何新晉女歌手都一定是玉女)。我認,我有買過栢芝的CD;我認,隻碟我只聽過一次,全程心不在焉地;我認,我只貪圖那本booklet裡那些把栢芝影得好靚的相。玉女不玉女,對我不要緊,最緊要是她真的靚,靚得有個性,一副有個性的靚樣再配合那把(毫不玉女的)沙啞老牛聲去唱少女心事?奇妙!成件事明明好唔夾,效果卻離奇地好。但講到尾我買她的碟,由始至終都是貪圖那本booklet裡的相。而離奇在,一個(被包裝成)玉女形象的少女歌手竟又能夠做到妖艷的夏迎春。《鍾無艷》如果冇栢芝的夏迎春,或者依然好睇,但肯定冇咁好睇。同時,亦因為她,足以令我忍受到一些我明明OK憎的戲——例如《東京攻略》和《極速傳說》(唔知多謝佢好定埋怨佢好)。上述兩齣戲,都擺明不是sell她。

8.真正sell她的是《忘不了》和《十二夜》。前者,我只在戲院睇過一次,之後從沒翻炒過半秒,我不想再目睹多一次那個尋常女子怎樣執迷地守護逝去的愛;《十二夜》,我翻炒過太多次了(也曾經在「浪漫月巴睇舊戲」寫過了),我近乎自虐地迫自己去keep住看那個尋常女子怎樣執迷地重溫回味反芻逝去的愛……唔知點解地,栢芝就是能令我相信她本人就是這麼樣的一個女子,一個為愛執迷的女子。當然,後來透過各種娛樂報道,大致是明白了(即使未必是事實之全部)。或者咁講吧,塵世間存在了兩類演員:A.純粹用演技便能夠演活角色;B.動用個人真實感情去令角色有血肉(其實還有C.:懶落力地做戲咁做結果只做出了臉譜化角色)。那麼,栢芝應該是B那一類。

9.我唔識佢,唔知現實中的佢為人如何;而從後來發生的很多事,以及她的回應與處理,令我相信,她是個對自己沒有太多修 / 掩飾的人——就連會引起其他人不滿的情緒,她也不作修 / 掩飾。而當某些藝(偽)人的所謂不修 / 掩飾其實也不過是修 / 掩飾的一種伎倆,栢芝的,就是純粹不修 / 掩飾。冇話好定唔好,但如無意外會被認為唔識撈。

10.我決定不作修 / 掩飾地說:近幾年栢芝的戲,我統統冇睇。我實在搵唔到半滴原因說服自己去睇。大佬,那些戲那些角色究竟是想拍俾邊個睇?至少,我不認為是拍俾我睇的。結果,一個曾經被認為做戲好的演員,拍埋一些被認為爛的角色。結果,我只能學《十二夜》的Jeannie和《忘不了》的小慧,只管死命守護著那一個曾幾何時的印象,那一個晨早便入了心的栢芝印象,而無論任何天氣。
(原文刊於am730)

3 則留言:

  1. 張柏芝還有一部是演得非常好的,就是《大隻佬》,影片雖以劉德華為主線,但張柏芝這位女主角也同樣演得出眾,很自然很投入,尤其後段她那個「人頭」簡直震撼。當年金像獎,她有兩片入圍「最佳女主角」,分別是《忘不了》及《大隻佬》,結果以前者勝出,但我個人是選後者為她的最佳。

    她在《忘不了》的演出,我覺得麻麻,不太認同她的表現(另一主角劉青雲演得較好些),反而之後同樣演出爾冬陞的另一作品《旺角黑夜》,她則真的演得幾好。甚至以戲論戲,《旺角黑夜》的確遠勝《忘不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個故仔太悲劇,我唔敢翻睇…

      刪除